读书学问

窑洞里的读书人是什么情况_为什么在窑洞里读书

ruanchai 读书学问 2019-08-11 评论

  1969年1月,不满16岁的习赴陕西省延川县梁家河村插队。梁家河村村民王宪平说,“当时我们村里人去把他的行李拉回来,有一个箱子很重,那时候也不知道是习的,后来才知道他那个箱子里装的全是书。”

  2015年2月,习总书记回到梁家河,他特意在一座山坡上驻足,追忆当年在山峁上读书的场景:“当时就把羊圈在一个山峁儿上,然后我就坐在那儿看书、冥想了。”

  “出门的时候怀里揣一本书,我那时候揣字典,《成语词典》《简明哲学词典》,背一个词的意思就去锄地,再找休息的时候再背一个词。”习这样描述自己曾经手不释卷。

  曾任延川县通讯组组长的曹谷溪回忆,“的房东曾经跟我说,每天早上起来,的脸、鼻孔都是黑的,眼眶是黑的,被煤油灯的烟熏黑了。”

  “那个时候到处找书,到处看书,‘一物不知深以为耻’,当时提出了这样一个自我要求。”2014年5月4日,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,习总书记说出了当年给自己制定的读书座右铭。一年之前的同一天,2013年5月4日,在同各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时,习总书记也生动地讲述了一个当年自己求书若渴、韦编三绝的故事。“我那儿有一套歌德的《浮士德》,韦编三绝,就是不想还。那个人(书主人)讨书讨了三次,我请他吃了三顿炒鸡蛋,把他打发走了,再继续看。”

  因为同去插队的知青也带了一些书,加上当时有些乡村老师也有藏书,大家互相借阅,形成了良好的阅读氛围,习收获颇丰。“涉猎各种史书,《二十四史》也都涉猎了,包括军事学的书。跟我一起共事多年的一位知青,他把他们家的克劳塞维茨的《战争论》什么都带去,所以读得非常广、非常博、非常杂。到后来读各种政治书,哲学书一直在看,史学我特别喜欢。”

  见证了习与路遥书友情谊的曹谷溪说,“路遥和北京知青的交往很多,他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新的闪光的东西。不爱说话,路遥也不爱说话,他俩有话说,都是爱好文学的青年,文学青年准确一点,有文学情结的青年。读书的问题的交流,对一些时政的看法,国家民族前途的事情都谈。他们有共同的语言,所以彻夜长谈。”

  王宪平说,“习对学习抓得很紧,他对我的感染很厉害。我有时候把一些书拿上,我说这个东西我不理解,数学题或者语文啊,他能给我讲,就跟现在好像辅导老师一样的。他三番五次地给你讲这个东西。他说,黑子(王宪平小名),你听明白了没有?你懂不懂?我说大概差不多。他说,不能大概啊,你一定要把这个记下来。”

  1971年3月,作为村里爱读书的“文化人”,王宪平被招工到延川县工作,从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

  2013年3月19日,在接受金砖国家媒体联合采访时,习总书记这样感慨道:“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,读书已经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,读各类书,我想,这是一个终身的爱好。”

  lol女英雄内裤h图_英雄联盟女英雄邪恶h本子_英雄联盟女英雄福利H图虚幻4版《死亡空间》新作《靠近太阳(Close to the Sun)》公布 特斯拉打败爱迪生统治世界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排行榜
最新留言